热点头条
展会活动
89

山东新泰男婴被埋案疑团重重,孩子被埋5天是怎么存活下来的?两救助人曾都想收养孩子

转载来源: 发布日期:2019年11月01日 曝光报道

山东新泰被埋男婴获莱芜村民救助事件近日引发社会持续关注。据山东省民政厅披露,男婴已移交给泰安市儿童福利院临时代养。

目前,当地警方已介入调查并将主动投案的爷爷刘某增刑事拘留,但整个事件的内情仍然扑朔迷离: 男婴爷爷对男婴是 “厚葬”还是“活埋”?男婴父母是否知情,在其中究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对于这些疑问,记者10月30日赴山东,探访事件多个现场。不可思议的是,根据孩子爷爷称,孩子是8月16日他认为死了以后埋在地下的,那么直到8月21日孩子才被村民发现救出。孩子在地下不吃不喝存活了5天左右?

昨日记者了解到,孩子目前还在医院治疗,生命特征平稳。

上山采蘑菇听到地下有声音

村民挖出新生儿送医院

济南市莱芜区牛泉镇南白塔村村民焦兴录和回家探亲的现役军人周某东是最先发现婴儿的人。

10月30日中午,当记者在焦兴录家见到他时,他对事件发展到现在的局面感到很无奈,“本来是做了一件好事,谁知道搞到我跟周某红成了仇人似的”。从救助到“翻脸”的过程他都详细做了介绍。

化马湾卫生院是孩子被挖出后最早送到的医院(图源·紫牛新闻)

8月21日上午八点多,焦兴录与周某东约好早晨一起上山采蘑菇,当天下了一点小雨,小山在村子的西南方向一公里处。“刚走上山坡20米远,周某东突然听到奇怪的声音,哼哼声。”两人猜测可能是小动物,于是就循声找寻,最终发现声音来自地下,“上面覆盖着松动的土层,还盖着枯草,声音持续了5分钟,我们用手机把声音录了下来。”

有声音的视频被焦兴录发到村民群里后,陆续有包括村医周某红在内的七八名村民赶了过来,大家都对这种埋在地下的“动物”发出的声音很好奇。

大家决定挖开看看,大概刨去10公分土层后,发现有一块石板,这时有人怀疑是婴儿的哭声,决定打110报警。

那个小山在新泰市羊流镇的一个村,位于泰安市高新区、泰安新泰市与济南市莱芜区的三地交界处。报警后由济南莱芜转到泰安,最终由新泰警方接了警。

因为地点偏僻,警察出警还需要时间,大家又担心万一是个小孩怕出危险,于是决定先扒出来看看,全程都拍下了视频。

“掀开石板后,露出一只装矿泉水的纸箱,打开箱子,里面果然是一个刚出生不久的男婴,身上裹着一床被子。”焦兴录说,幸亏土层不厚,又是山里的沙土,否则婴儿可能会窒息死。

婴儿动了起来,不久后还睁开了眼睛,村民们担心会出危险,没等民警的到来就用周某红父亲的车将孩子送去了几公里之外的化马湾卫生院,同行的有焦兴录、周某东和周某红。

10月30日下午,记者走访化马湾卫生院时,当天接诊的小儿科石医生介绍了当时的情况。“孩子被送来后,我把他放置在小床上做了检查,发现孩子全身黄疸,心率慢,呼吸不清,反应不行,不哭。”石医生说,用糖水喂服孩子后,他也不喝只是舔了一下。石医生建议赶紧转诊。

儿童医院,婴儿的出生地(图源·紫牛新闻)

焦兴录介绍,在化马湾卫生院,赶来的民警给他做了笔录,新泰市羊流镇民政办的工作人员也赶到了现场。现场曾有工作人员提出等福利院过来处理,但他们怕等不及,于是又开车将孩子送到了济南市第二妇幼保健院治疗(地点在莱芜区)。

办理了住院手续,医生告知他们以后每周三可以过来探望,他们就返程了。焦兴录告诉记者,周某红垫付了1000元住院押金,“我们还说好,不管孩子在医院花多少钱,都由我们3个人共同承担。”

男婴被救出两个月后事情曝光

两救助人曾都想收养孩子

回来的路上,焦兴录提出,万一以后孩子没有大毛病,又找不到他的亲生父母,就给他一个不能生育的亲戚收养,周某红也接了一句,说自己也想收养。但这个话题没再继续下去,因为当时谁也不知道以后的情况,后来焦兴录认为此次谈话埋下了矛盾的伏笔。

下一个星期三很快到来,三人商量后一致决定去医院探望。他们从医生口中得知孩子没有大病,隔着监护室的玻璃每人拍了一些照片后就回去了,三人也商量决定不将此事泄露出去。

焦兴录在离家几十公里的地方打工,他告诉记者,又过了一个多星期回家后,“我就去找周某红询问民政和警方对孩子的事有何说法,没想到她却对我说:“这事没你什么事了,听说你要跟我抢孩子啊。”焦兴录听后很生气,与周某红发生了争执。

周某红提出此事与焦兴录无关了是基于4方面原因,分别是:孩子发出的声音是由周某东听到的;打电话也是周某东让打的;送孩子去医院是用其父亲的车;医药费是其垫付的。

两人的争执被村干部知晓后,村干部拉走了焦兴录。之后,焦兴录说就没再过问过孩子的事。

大家本来约好,谁也不能把救助发现婴儿的视频公布出去,焦兴录也信守了承诺。但当他看到一篇电视台的报道在村民群中传开后,非常生气。

“10月下旬,莱芜电视台突然报道了周某红、周某东救助男婴的事(相关报道后被删除),节目中却对我一个字都没提。”焦兴录认为报道不完整,于是向媒体提出报道不完整,后来陆续有媒体也采访了他。此后,婴儿被埋事件轰动全国。

婴儿被救助两个月后被媒体报道,风声是从周某红那里传出去的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她说自己也不明白。

10月30日中午,记者来到周某红家门前,她家与焦兴录家相距不到100米,她家还兼作该村的卫生室。村委会就在她家斜对面。但是她家大门紧闭,敲门也无人回应,多次拨打电话无人接听。附近村民称平时很少见到她人,也没见过她抱婴儿回家。

据南方周末报道,10月27日上午,在媒体报道一周有余之后,在村医周某红家,南方周末记者见到了那名被埋后奇迹般生还的婴儿。

当时恰逢新泰、莱芜两地政府民政部门工作人员上门探望孩子,此前已经拒绝所有媒体采访的周某红将孩子从里屋抱了出来。按她的说法,孩子很好,除了还有点贫血,其余各方面都可以。她计划过几日再带孩子去省城医院诊治。

周某红向来访的政府人员确认,10月26日晚上,小孩的父亲和姑姑上来过了,“进来就给我磕头”。据她介绍,对方还带来3万元,但自己没有收。她还从对方处了解到,孩子被家人取好了名字。

周某红提到,曾有媒体记者质疑她在救助孩子的问题上“有私心”,想领养这个孩子。“气得我回了一句,我现在把孩子救治到这个情况,我就算有私心有罪吗?”

儿童福利院工作人员:

孩子还在医院治疗,生命体征平稳

10月24日,针对“山东婴儿被埋”事件,国家民政部新闻发言人张卫星在例行发布会上表示,民政部已第一时间责成山东省民政厅立即核查此事,将进一步关注事件进展。同日,周某红从医院将孩子接回自己家中。她后来说此举经过新泰刑警的同意,“不是抢回来的”。

10月30日,据山东省民政厅披露,男婴已移交给泰安市儿童福利院临时代养。

泰安市儿童福利院(图源·紫牛新闻)

记者获知消息后,于上午九时赶到了位于灵山大街的泰安市儿童福利院。该院门前目前正在进行道路施工,进入大门后,门卫岗亭前坐着几位老人。看到有陌生人进来,保安立即迎上前来询问记者前来的原因,并告知福利院大楼不允许进入。记者说明来意后,被告知这几天没有婴儿被送来。

记者通过电话联系上福利院牛姓工作人员,他告诉记者:“10月29日晚上,儿童福利院去周某红家领回了孩子,现在由泰安市儿童福利院临时代养。孩子现在正在医院进行检查治疗,生命体征平稳。”

在此之前,新泰市民政部门曾回应媒体,会协商让男婴回到亲生父母身边。对于此说法,牛先生说既然孩子有父母,那么如果遗弃就是一个违法行为,“不管从法律还是亲情或道德来说,都是不允许的,下一步,根据公安调查进展情况和婴儿身体情况,才会依法妥善安置。”

记者提出想去探望一下孩子,牛先生说目前还不方便,“目前福利院的工作人员一直在陪着孩子,还未返回。”

记者随后又赶至孩子的出生地——泰安市儿童医院。医护人员告诉记者,没看到孩子被送来检查。记者找到当初孩子在医院接受治疗的新生儿科杨震英医生,她也告诉记者没见到孩子今天来医院检查,对于出生时孩子的情况,她不愿多说,“之前已对媒体说过,当时进了重症监护室,进去都要开病危通知书。”

最大的疑团:

孩子被埋地下5天怎么活过来的

根据媒体报道,孩子出生在8月13日,是一对早产双胎胞中的弟弟,出生后肺部存在一些炎症和部分早产儿症状,此外脊柱有两节存在畸形。该婴儿出生后即送新生儿科接受治疗,家属曾关心孩子以后是否会瘫痪。8月15日,家属提出出院。

孩子祖父刘某增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孩子出院之后第二天就“死亡”了,随后就将孩子埋了。

孩子是8月21日被发现救出的,8月15日出院,而孩子祖父说出院第二天孩子“死亡”,随后就埋了。如果埋孩子的时间属实的话,那么孩子从被埋到被救,一直在土下存活了5天左右,这着实令人难以想象。就算土层松软,婴儿在盒子里有空气,但不吃不喝5天还能存活,也让人难以想象。

记者采访到一位新生儿科的专家,他表示,一个新生儿在土里被埋五天还存活着,是挺困难的。刚出生的孩子被埋在土里,会存在缺氧的情况,加上不吃不喝,会导致内环境紊乱,低血糖等问题,一般都是很难维持下去的。

被埋地里又奇迹生还,不得不令人感叹生命的坚强,但关于埋婴时间的说法,还是令人心生疑窦。10月30日中午,记者探访了孩子被埋地点。

从南白塔村出发,沿着一段无名水泥道路,往西南方向行走约1000多米后就能到达。此时已临深秋,路边田里的玉米秆和野草已经发黄枯萎,满眼一片萧瑟。偶有几棵杨树还挂着绿叶傲然挺立着。走上一段水塘的堤坝,就能看见一座高度几十米的小山丘,山上是郁郁葱葱的松树。只要往上攀爬20米就能看到一个正方形土坑,这就是孩子被埋的地方。

坑深约50厘米,周围还散落着被扒出的泥土,细碎而干燥,当初遮盖的石板已不见踪迹。从事发地向前看,正对堤坝,左边就是一个清澈的水塘。

孩子能够“大难不死”, 焦兴录推测可能也是因为土层不厚,还有空气的原因。“都是山土,下面是石头挖不深,上面盖的土又松,也不厚,8月的天气又是不冷不热。”

当初孩子被送到卫生院时,

孩子爷爷曾作为工作人员到场?

10月20日,此事经媒体大规模报道后,羊流镇民政办主任刘某增主动到当地派出所投案,据他称被埋的孩子是他的两个双胞胎孙子之一,出生时肺部严重感染,出院后第二天就死亡,便将孩子埋了。后来看到媒体报道后才知道孩子“复活”并被救出。

10月25日,新泰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2019年8月21日9时52分许,新泰市公安局接报警:羊流镇上柳杭村附近山上有一被埋婴儿。接警后,警方立即开展调查。被埋男婴系2019年8月13日出生,羊流镇苇池村人。经初步调查,其祖父刘某增涉嫌犯罪已被刑事拘留。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记者采访中,曾听说一个传言:当孩子被送到化马湾卫生院时,羊流镇民政办的人赶到医院,而孩子祖父刘某增正是该镇民政办主任,他当时也在现场。

若是他也去看到了孩子,为何会不知道就是自己所埋的孙子呢?记者在10月30日下午采访羊流镇负责宣传的同志时,抛出了此问题。他告诉记者,民政办一共有3名工作人员,目前有一人在休产假。“当天确实民政办去了人,但到底是不是刘某增,还不清楚,有待公安机关调查结果。”他还透露,刘投案自首之后,经镇党委会讨论已经对他作出了免职处理。

孩子爷爷的弟弟猜测:

不应该是活埋,而是安葬

偷埋婴儿是经过全体家人的一致确认,还是老人擅自做主、匆匆掩埋?记者多次拨打孩子父亲电话,发现已关机。事实究竟如何,仍有待当地警方调查和认定。

10月30日下午,记者还来到了刘某增老家——羊流镇苇池村。在村中走访时,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刘某增平时不住在村里,住在镇上,有一儿一女,都已成家,现在村里住的是他的父母。对于这次事件,村民们表示都是通过新闻报道才知道的,此前并不了解。

对于夭折的新生儿处理问题上,多位村民说,按当地风俗,对于死去的新生婴儿,既不火化也不会埋在家族的坟地里,通常都是草草埋掉了事。

记者来到刘某增父母家时,看到有几个人坐在偏房里说着什么。见有记者到来,两位村民就离开了。孩子的曾祖父听力不好,刘某增的弟弟坐在床上,旁边还有一个吊机。

刘某增的弟弟刘某军几年前在外打工从高处摔下,现在已是一级伤残。他告诉记者,家中一共是三兄弟,刘某增排行老大,他是老三。

对于网传婴儿被“活埋”的说法,刘某增的家人表示完全不认同。“我们当地的风俗是死了婴儿最多是用土一埋就完了,根本不会搞那么麻烦,还盖个石板。”刘某军说,这完全是按照“厚葬”的标准来办的,“按照风水来说,后面是山前面有水,就是后有靠山前有明镜的意思。我哥还是挑个风水好的地方,如果是活埋,谁会这么讲究。”

不过,这些情况,弟弟刘某军也坦承是看到媒体报道后,自己推测的,大哥从来没跟他说过这些。对于孩子的情况,刘某军介绍,他们只听大哥说过“儿子生了一对双胞胎孙子,只保住了一个。”

对于刘某增的为人,刘某军介绍:“大哥是整个家族的顶梁柱。二哥家境一般。自己摔断了脊柱,导致高位截瘫,此后一直卧床不起,后续治疗费用基本都是大哥在承担。”

刘某军说,刘某增初中毕业后,在村里做过会计,后来镇上招聘干部时考了第一名,之后一步步做到民政办主任。“大哥还是一个有原则的人,我瘫痪之后,因为妻子长期不管,曾想通过他的关系办个低保,但他拒绝了,他说我有妻子、孩子不符合政策。”

刘某军告诉记者,现在大哥家里出了这么大事,他们在老家都非常担心,但跟他们都联系不上。同时,他们得知孩子还不错后,很希望能要回孩子,“侄子也是头胎,谁家的孩子不是一个宝啊!”

记者·紫牛新闻 陈勇 杨志敏

网站声明:本文由注册用户发布或授权转载,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或转载来源,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仅供读者学习参考。本文引用图片未作注明均来自网络,若稿件因图片或内容等版权问题导致侵权,一切法律后果由投稿者负责。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webmaster@sixxtu.com 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更正或删除。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都可以免费转载本网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必须保留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网友评论

正常状态的匡大大

  • (游客) 9小时前

回复主题:广东茂名12岁智障少女8个月内2次遭遇性侵并怀孕,当地警方立案持续侦查,医生已将胚胎提交给法医

我和我和女朋友为爱鼓掌那么多次都没怀孕,那么好怀孕的吗?只能说是一直被受到侵犯,碰巧了就怀孕了。我真心建议智力低下的人不要生孩子,没有保护孩子的能力就别把孩子生出来受罪,这是对孩子的不负责任。

娜拉帕巴

  • (游客) 3天前

回复主题:一次批评引发的暴力:仁寿城北实验初级中学被学生持砖砸伤的老师20天仍未苏醒

我也是老师,看了真的很寒心。说真的现在的学生我真的一句重话都不敢说,就怕万一自己哪个措辞不当伤害了学生然后导致什么可怕的后果。我不仅仅是一个人,我是独生子女我有我的父母需要我养老,我有孩子需要我照顾。我真的不敢冒险。即便学生犯错也只能以劝说为主。当老师真悲哀。

社区热帖
重庆龙虎微信群 秒速时时彩 三分快3 极速飞艇 东方彩票 欢乐城彩票注册 北京赛车pk10玩法 极速3分彩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飞速赛车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