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头条
展会活动
216

河南“封针疗法”治脑瘫被指骗局,部分患儿暂停接受治疗,创制专家尚未现身回应舆论质疑

来源: 发布日期:2019年10月25日 曝光报道

“封针治疗后,孩子非常恐惧和敏感,哪怕父母向孩子伸出手,孩子也会躲闪。”王喜说,不过,封针都是自愿的,医生不会要求或者诱导采取“封针疗法”。

在郑大三附院儿童康复科治疗的患者很多,住院病房走廊上都加了病床。(陈奕凯 摄)

最近几天,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以下简称“郑大三附院”)“封针”治脑瘫饱受舆论质疑。10月23日,记者从多位住院患者家长口中了解到,当天(23日)仍然有患儿接受“封针”治疗,也有家长主动给孩子停掉了“封针”治疗。

“封针疗法”全称“位点加穴位药物注射疗法”。据郑大三附院官网介绍,1992年,万国兰(现任郑大三附院名誉主任)在国内创制“位点加穴位药物注射”治疗小儿脑瘫、脑损伤缺氧缺血性脑病等,迎来全国30多个省、市、自治区的大批患儿前来就诊,还有美籍华人、加拿大华人等患儿,非常有效,有“神术”之称。

10月21日,有公众号发文质疑“封针疗法”没有循证医学证据,治疗中使用的部分药物被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列入《重点监控合理用药目录》,引发舆论对该疗法的质疑和争论。

“封针疗法”是否有疗效?是否有足够的科学依据?面对种种疑问,10月23日上午,郑大三附院宣传科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卫健委正在医院调查‘封针’治疗,等调查结果出来,会第一时间向社会和媒体公布。”对于医院受争议的封针治疗是否继续,郑大三附院宣传科工作人员称,“需要等领导们开完会再做统一回复。”截至发稿,记者尚未收到郑大三附院的回应。

有患儿家属主动停掉“封针疗法”

23日,记者在儿童康复科病房外随机询问了几位患者家属,他们都认为“封针”治疗有一定疗效。

病房楼9楼的一位家长,孩子已经一岁多,还不会走路,来到郑大三附院诊疗,目前已经做了两个疗程封针。“有疗效,以前孩子很不灵活,让他看看灯,以前没有反应,现在会看了,让他拍手,以前也没反应,现在也会拍手了。”他说。

一位家长靠着枕头,在手机上刷着网上关于“封针疗法“的消息,但是病房内听不到有人讨论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封针疗法”争议。

“事情刚曝出来,很多家长包括我的反应,不是说感觉上当受骗了,而是如果封针无效,我们下一步还能去哪治疗呢?”王喜(化名)说,他的孩子正在郑大三附院接受“封针”治疗。

对于网络上大量质疑“封针”的声音,病房内的家属和医护形成了默契,医生、护士闭口不谈,家属也不会主动去询问医护人员。

家长们默默地关注着网上的消息,有些家长决定给孩子停掉“封针”治疗。王喜告诉记者,他现在对“封针”治疗持怀疑态度,把孩子的“封针”治疗停了,只做常规的康复治疗。

“也有家长看到了网上报道,今天还是坚持给孩子封针”,王喜说,网上“曝光”后,这两天“封针”治疗有变化,原来治疗室门口挂一块白板,写哪些患儿接受封针,现在不写了;原先有固定的时间进行封针,现在时间变了,上午变下午,有些时间变成下班后;以前治疗室都可以进去的,现在也不轻易让家长进入治疗室。23日,王喜发现原本用来预约康复治疗的微信群也解散了。

郑大三附院儿童康复科专家团队,排在第一位的就是万国兰。(陈奕凯 摄)

封针过程需多个大人摁住患儿

根据郑大三附院的机构设置,儿童康复科下面又分10个儿童康复科分科和2个康复训练科共12个科室,从机构设置上看,为该院规模最大的科室。各科室的病房和“封针”治疗室分布在不同的病房楼中。

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因封针疗法陷入舆论漩涡。(陈奕凯 摄)

23日,记者看到儿童康复科不大的病房内住满患儿和家长,十来平方米的病房挤着三张病床,连病房外的走廊都加了一排病床。“我们在这里两个月,病房的床位永远是满的”,王喜说。

王喜介绍,“封针疗法”一个疗程10次封针,持续约22天,结束就出院,等下一个疗程封针再入院,一个疗程的费用在15000元到25000元左右;进行五六个疗程的“封针疗法”在科室病房区很常见。

王喜称,开始“封针治疗”后,每周进行三次封针,有的病区是(周)一、(周)三、(周)五“封针”,有的病区是(周)二、(周)四、(周)六“封针”。根据患儿的年龄病情不同,一次封针从扎几针到扎五六十针。

曾在郑大三附院接受封针治疗的患儿的母亲罗真(化名),向记者提供了医嘱单和费用清单,单据显示孩子当天进行头颈背部四肢和腰部,共44个穴位的穴位注射。除了封针外,住院一天要进行十几种康复治疗,空气负离子治疗、手指点穴、单纯直流电治疗、经颅磁刺激治疗等,当天治疗花费需要1300多元。

“封针的过程极度痛苦,远比你们视频中看的感受强烈。”王喜说,需要两三个大人摁住孩子的腿脚,另外还需要大人用棉球摁住扎针的位置,随着扎针穴位的移动,一个棉球一个棉球地摁上去止血。

“封针治疗后,孩子非常恐惧和敏感,哪怕父母向孩子伸出手,孩子也会躲闪。”王喜说,不过,封针都是自愿的,医生不会要求或者诱导采取“封针疗法”。

曾在郑大三附院接受封针治疗的患儿家长秦燕(化名)却认为,医院会向家属推荐封针,“当时宝宝还没出检查结果,护士就来询问家属封不封针。还一个劲对我说不要害怕,封针无一点副作用。过两天,管床医生也和我沟通说宝宝问题大,早封针早出院,不要耽误时间。”

之后秦燕的孩子在经历第三个“封针”治疗疗程时,发生癫痫,随后终止了封针治疗。“让大宝接受封针治疗是我最后悔的决定,回忆这段经历太痛苦了。”

副院长称“封针疗法”循证医学证据不高

截至目前,在郑大三附院的宣传介绍中创制“封针疗法”的专家万国兰,尚未现身回应舆论质疑。

10月22日,记者注意到郑大三附院的挂号系统中,国家级专家万国兰仍然出诊,周四(10月24日)的号已经约满。副院长、儿童康复科主任朱登纳停诊。儿童康复科分诊台护士称,朱登纳主任请假了,本周停诊。儿童康复科门诊候诊区,仍有不少家长抱着婴幼儿在儿童康复科门诊候诊区候诊,不时传来婴儿的啼哭。

10月24日,记者从儿童康复科门诊分诊台护士处得知,万国兰当日没有出诊。“请假了,下周她的门诊也停诊了,具体什么时候回来还不知道。”门诊护士称。

朱登纳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封针疗法”循证医学证据不高,将开展论证。医院开展过临床研究,也做过动物实验,“但相对来说,设计的样本量不够大,或者说,循证医学证据不是很高。”

目前,“封针疗法”也引起了医学界的讨论。鲍秀兰团队专家、宝秀兰中心首席医疗官刘维明表示,“对于‘封针治疗’是否有足够的科学依据,我目前不好作评价,但是,我觉得对孩子采用这种有疼痛的、有创伤的、有医疗压力的治疗疾病方式,可能导致孩子对外界的交流就会出现障碍,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是不赞同的。”

上海华山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胡杰表示,“我觉得(封针)没有科学依据,如果确认是脑瘫病人,现在效果比较可靠的治疗方案是选择性脊神经后根切断术,结合康复治疗。”(新京报记者·陈奕凯 李宁远)

网站声明:本文由注册用户发布或授权转载,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或者转载来源,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本文引用图片未作注明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者参考、学习与交流,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webmaster@sixxtu.com 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更正或删除。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都可以免费转载本网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必须保留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同时,您的优质文章希望得到转载报道,也可以通过上述电子邮件告知我们。
网友评论

黄昏白骨

  • (游客) 14小时前

回复主题:黑龙江8岁女童被教师殴打致残案重审,一审教师获刑一年半,双方对量刑存异,仍在上班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好像老师如何惩罚学生都可以,而学生稍微忤逆一点老师就是大不敬,这是封建社会家长制下的产物,是糟粕。学生尊重老师应该是出于对老师人格魅力与学识的崇尚,而不仅仅是老师这种身份,毕竟,有的人压根从一开始就不配做老师。

一生一世一双人媛儿

  • (游客) 2天前

回复主题:广东警方回应朋友圈刷屏的“梅姨”画像,儿童失踪预警平台(CCSER)回应: 是希望大家能够关注彩色的画像

1、广州增城警方回应称有梅姨这个人,目前仍在花大力气寻找;2、2017年警方曾找专家画过梅姨画像向社会征集线索;3、梅姨新画像由画像专家退休警官林宇辉所绘制,他前往案发当地根据与梅姨同居老汉描述所画,见过梅姨的人表示“相似度接近百分之九十”;4、新画像完成后被拐儿童家属很着急直接向社会公布引起关注。

娜拉帕巴

  • (游客) 7天前

回复主题:一次批评引发的暴力:仁寿城北实验初级中学被学生持砖砸伤的老师20天仍未苏醒

我也是老师,看了真的很寒心。说真的现在的学生我真的一句重话都不敢说,就怕万一自己哪个措辞不当伤害了学生然后导致什么可怕的后果。我不仅仅是一个人,我是独生子女我有我的父母需要我养老,我有孩子需要我照顾。我真的不敢冒险。即便学生犯错也只能以劝说为主。当老师真悲哀。

社区热帖
极速3D彩票 极速飞艇 荣鼎娱乐 荣鼎娱乐 一分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澳洲幸运8 极速快乐十分 九度彩票 一分时时彩